資訊正文

    首頁  >  交易商  >  特匯  >  正文

    特匯:如何看懂世界經濟格局?

    特匯   |   2019-06-27 16:12:23

    分享到:

    摘要:有人說是因為經濟比政治復雜嗎?其實恰好相反,世界經濟格局其實比政治格局要簡單,唯一的難點是什么呢?是世界經濟背后的金融學原理,是有那么一點門檻的,比如加息、調整匯率、收緊…

      有人說是因為經濟比政治復雜嗎?

      其實恰好相反,世界經濟格局其實比政治格局要簡單,唯一的難點是什么呢?是世界經濟背后的金融學原理,是有那么一點門檻的,比如加息、調整匯率、收緊銀根、量化寬松……一個國家這么做,究竟是在干嘛?有啥影響?這個不好很順溜地講清楚。

      這就是金融學的一個毛病,跟跑江湖對切口一樣,黑話滿篇,看的人云里霧里,哪怕它說的事情其實很簡單。

      所以我決定把這些術語都去掉,用大白話講,畢竟咱們的視角是整個世界——很多事情一旦上升到整個世界的高度,便會大道至簡,化為最樸實的道理。

      對此我想了大概一兩周吧,我覺得接下來我要講的東西,可能是最直觀、最簡單的看懂世界經濟格局的方法了。

      01

      首先,要想理解世界經濟,還是要懂一點最基礎的經濟學原理。

      這個原理很簡單,就是所謂經濟,有生產,就必然有消費,有消費,也必然有生產,這倆是成對出現的。

      又因為世界經濟已經連成了一體,所以整個世界所體現出來的,就是一個經濟活動的分工系統——有的國家主要是在生產,有的國家主要是在消費。

      比如中國,世界工廠,制造業全球第一,就是典型的生產國;比如美國,國家里面的頭號消費者,這輩子就敢把下輩子的錢花光了。

      世界經濟為何能夠良好運轉?是因為從生產到消費,完成了一整個經濟循環,世界在經濟層面上是“血脈暢通”的。

      血脈暢通——每個人都能找到工作,也都能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就不用去思考那些奇奇怪怪的政治問題,于是乎,整個世界走向了大和諧。

      當然,“生產—消費”模式不是平面的,它是一個立體的系統:

      在最高層面,有系統的規則制定者,比如美國;(全球獨此一家)

      在次高層面,有金融服務、高端技術提供者,比如英國與德國;

      在第三層面,則有苦逼的打工者,比如中國、越南;

      在最低層面,即是原材料的提供者,比如賣石油的俄羅斯、賣鋁礦石的澳大利亞。

      層次越高,它的利潤率就越高,在分工上也越往“消費”端靠。

      比如美國,作為規則制定者,它可以直接開動印鈔機給自己印美元花,然后再利用世界級金融評價機構,給自己臉上貼金,把它多印錢搞出來的垃圾債務,吹上天,說成是“AAA級優質資產”,你能拿它怎么辦?

      這個分層系統,是從全球的高度來看的,其實在各個地區,也有地區性的“生產—消費”經濟循環。

      比如日本在沒衰落之前,在亞洲搞的“雁陣模式”,就是讓自己當規則制定者+金融服務提供者,然后呢,讓周圍的亞洲國家,比如新加坡、韓國、中國臺灣、中國香港、馬來西亞、泰國,給它打工;最后,從中國進口原材料。

      也就是日本當領頭雁,后面跟著一群小弟,形成一個雁陣。

      是的你沒看錯,在日本衰落、中國加入WTO之前,咱們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,都是給日本輸送原材料的,因為這個系統是日本建造的,再加上中國工業基礎薄弱,那個時候確實是沒啥競爭力。

      日本搞得熱火朝天,雖是彈丸般的戰敗國,但借助天時地利,竟然做的還有模有樣。GDP最高達到了霸主美國的70%!

      最后美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因為規則制定者,只能有一個。然后它打了個響指,迫使日本簽訂了著名的《廣場協議》,日幣驟然升值,其產品再無競爭力;泡沫刺破,資本外逃,無數人家破人亡。

      再加上后來的亞洲金融危機,在亞洲已頗有些氣候的“雁陣模式”也就此隕落,化為野鴨。

      除此之外,歐盟也試圖建立自己的經濟循環,以法德作為規則制定者和金融服務提供者,以中等歐盟國家作為生產者,然后再讓外圍國家,也就是中東歐國家提供原材料。

      美國當然也不愿意,因為誰做大了,誰就能在世界經濟的金字塔頂端躺著吃喝,所以它又在中東,乃至歐洲內部做了不少手腳,試圖將歐元區的經濟系統給抹殺掉。

      從希臘債務危機到歐洲難民危機,再到英國脫歐,不得不說美國目前做的還算是“得心應手”的。歐元區試圖建立的經濟循環,其實現可以說是遙遙無期了。

      中美之間的沖突,現在來看,也因為是中國試圖通過“一帶一路”、支援非洲等辦法,建立屬于自己的經濟循環,所以在打壓日本、歐盟之后,美國自然要把槍口對準中國,搞起貿易戰。

      到這里咱們總結一下。全球經濟系統,其內在的結構,乃是:世界經濟大循環中嵌套地區經濟小循環,而美國作為主宰者,則在全球范圍內狙擊即將崛起的“潛在的規則制定者”,阻礙的方式,就是打擊地區的經濟小循環。

      02

      怎么打擊呢?最有效的辦法往往不是經濟上的,而是政治上的,或者說軍事上的。

      比如我們看新聞,會發現,美國仗著自己有海洋霸權,特喜歡派個軍艦,跑到咱們海域附近,擦個邊或者直接進到咱們領海里,游蕩一番再走。更狠一點的,就是和我們周邊的某些地區搞聯合軍演。

      搞得咱們跟吃了蒼蠅一般惡心。

      你說這又不真打仗,圖的究竟是個啥啊?

      圖的是對人的心態的影響。

      我們知道全球化的形式有很多種,比如經濟全球化,軍事全球化,等等,但要論最善變的,當屬“資本全球化”。

      資本領域的很多問題,其實歸根結底都是人的“信念”問題:大家預期比較好,那么前景自然就好;大家預期比較差,那么很多資產,不管你當下優質不優質,都很有可能被拋售,最后果然就按照預期那樣,跌成垃圾。

      美國軍艦到別國邊境遛一趟,雖然大家都知道最后很大可能是不會真的打起來,但是在這個海域通行的船只,多少都要受一點影響。

      而全球的貿易大多是靠航運撐起來的,在特定海域搞事無疑是往水里扔了一塊石頭,那時候就不是這倆國家的事兒了,可能別的國家或者地區也想參與進來撈點油水,整個局勢就變復雜了。

      復雜的前景自然影響人們對未來的預判,比如說大宗商品,原油,銅,它們的價格會不會變化?

      其實國際經濟里面有個名詞叫“銅先生”,說銅價格的明顯下跌,是一國經濟危機爆發的前兆——幾十年世界貿易了,這個經驗一直都很準。

      我們說資本是非常敏感的,一國經濟不行,一開始可能是預期,但是一旦變成恐慌,那么就會引發資本的外逃,逃到哪兒呢?當然是逃到資產評級高的地方。

      全世界資產評級最好的,當然是法國、英國、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。特別是美國,次貸危機之前,次級抵押貸款,這種本質上很垃圾、最后也確實引發了次貸危機的債券,竟然能拿到3A級評價……

      所以美國的大炮不是真的在空燒錢,它指向哪里,哪里的資本就要回流到美國。

      回流到美國的資本又干嘛呢?當然是購買美國的債券,美國人借了這些債,又能加大它在軍事、科技領域的投資;或者讓更多美國人,借上三輩子的錢,吃香的,喝辣的。

      這種“用軍事實力換債”的辦法,對付小國家,或者是靠賣資源吃老本,以及非常依賴出口的國家,效果是最好的。因為它們要么實力不濟,要么就非常依賴于大宗商品的價格,最容易造成實際的恐慌,以及真正的資本外逃。

      但是對于中國這樣的工業大國——制造業很強,然后產業非常完備的真·大國,這種邊境的威脅那就很難起到真正的作用了。

      因為資本雖然敏感,但資本家可不傻,中國這樣的體量,很穩,資本留在這里,比回美國買垃圾債券劃算多了。

      03

      改開以來,因為咱們在世界經濟循環里,一直扮演著“打工仔”的角色,是世界工廠,所以咱們也因為賣東西而積累了大量資本,也就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幾萬億(2014年達到巔峰,接近4萬億美刀)美元的外匯。

      這些外匯是什么形式?大多是購買了美國國內的債務,也就是回流到了美國,支援他們繼續借錢消費、投資。

      又因為咱們手上持有著巨量的美元,那么又可以通過一些金融手段,維持人民幣的低幣值狀態,讓我們的商品,在國際市場上更便宜、更具有競爭力。

      這些外匯還可以用于購買別國的企業,從而間接獲得一個國家的資源開采權,比如澳大利亞、巴西的鐵礦公司;還可以收購一些技術公司,從而間接獲得高新技術,比如08年經濟危機之后,收購了德國的一些制造業企業。

      進入21世紀之后,中國之所以發展地很快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在美國主導的經濟大循環里,咱們任勞任怨地做好了一個“打工仔”的本職工作,讓霸主美國感覺很滿意——咱們的生產,給它提供了大量廉價的商品,和巨量的用于支撐債務的資本。

      今天,中國仍然是世界上生產成本最低的國家。

      有人擔心:在中國的制造業會不會轉移到東南亞這些勞動成本更低的國家去啊?

      現在告訴大家,不會。因為在全部的生產成本里面,人工成本只占5%,中國的高素質勞工、穩定的環境、強大的基礎設施、豐沛的原材料……這些東西對成本的壓低,別國是很難復制與模仿的。

      美國顧不上中國的另一個原因,就是它先打擊了日本主導的“雁陣模式”,后來又和歐洲杠上了,企圖控制中東地區,毀掉歐洲的經濟小循環,從而從地緣上操控整個歐亞大陸——它一時半會兒忙不過來。(我在政治篇里講過,地緣政治的一個基礎觀點,就是誰控制了中東歐,誰就能控制歐亞大陸)

      所以,從全球的大視角來看,經濟發展,是嵌套在政治結構里面的——咱們崛起的外部政治環境,算是比較好的。

      而如果國家是人,那么,每個人都想成為這個政治經濟結構里的人上人。

      04

      當然,不是每個國家,都有成功的機會。

      有的國家很強,很有潛力;但有的國家完全是一灘爛泥,根本扶不上墻。

      前面咱們講了整體的局勢,但支撐這個局勢的,乃是一個個具體的國家。很顯然,這些國家的強弱,會影響它們在這個局里的位置。

      如何判斷一個國家未來的發展呢?

      其實國家跟人很像,艱苦奮斗的,永遠比在家里吃余糧的有希望;心態平穩的,也好過一夜暴富的。

      比如荷蘭,1959年探明了北海油田(世界上最大的海洋油田,挪威、荷蘭等幾國共有),舉國歡騰,感覺真是發了大財啊!以后就是躺著吃喝的好日子啦。果然,經年累月,誰也不愿意好好干活,荷蘭的制造業,可以說是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。

      后來人們把這種短期暴富、長期頹廢的發展模式,稱之為“荷蘭病”。

      我們知道,原油的價格,其實一直在變化之中,只要中東,或者美國那邊,弄出點動靜,油價就會劇烈波動,連帶著,就是這個國家經濟的顛簸。

      不信的話可以去看看沙特阿拉伯,這個非常依賴石油的國家的經濟發展曲線,比過山車還刺激。

      患此病之國還包括了后來的巴西、南非、俄羅斯,以及非洲的大部分國家,都是家里有礦的。

      說白了:誰坐吃山空,誰就等著完蛋。

      甚至強大如美國,也會為它所襲擾。

      前幾年美國不是發現了頁巖氣、頁巖油嗎?很多美國公司馬上跑去開采,一度賺得盆滿缽滿,轉瞬成了新時代的能源大亨。還沒高興完呢,原油價格突然暴跌——昨天發型還锃光瓦亮的,今天就上街討錢去了。

      還有哪些判斷國家潛力的指標呢?

      比如說“年紀”,青壯年比率高的,當然比老齡化國家有希望;

      比如說“頭腦”,也就是政府,全心全力謀發展的,比亂花錢沒規劃、甚至和資本家勾結起來搞權力尋租的,有希望;

      比如說“體質”,工業比較發達,經濟就會穩定地持續發展,此之謂“無工不富”——工業,就是國家的身體素質;

      還比如“意志”,有的國家合理規劃未來,對債務和國內投資都有很好的控制,具有很強的自律性,最后獲得的,就是長時段的穩定發展。有的搭別人便車假裝人上人,大舉借債提前消費,結果爆發了債務危機,窮得連面包都吃不起了。(是的,說的就是你——希臘)

      其他的還包括“武功”——軍事實力,以及“修養”——國內的貧富差異狀況、公平分配狀況,等等,但這個國家牛不牛逼,是一個綜合的“氣象”,拿我上面說的幾個,大概就能判斷出來。

      (學會了這一套,找對象的時候也有用——有潛力是綜合有潛力,哪個點單獨突出,最后都成不了大氣,哈哈哈)

      前面咱們說,經濟發展是嵌套在政治結構里的,意思是一個國家想要發展,一定要順應自己所在的國際政治環境來搞。比如中國順勢而為的崛起,還比如日本的衰落,其實細究下來是一種政治衰落。

      更長遠看,政治又嵌套于這個國家的地理與文化因素之中。

      拿非洲來說,為啥發展的不好?因為這地方的人,很多就非常不靠譜,一點也不想勤勞致富,最后只能掉進資源陷阱。

      還比如印度,印度人的性格其實很隨便,一點都不講究,或者說不追求很好的物質生活——畢竟人家有宗教信仰。整個民族沒有一種很堅定的民族意志,雖然說是一個國家,但各個邦之間甚至還沒有建立起比較統一的市場。

      再比如俄羅斯,毛子的性格,比較粗糙,大大咧咧的,膽子很大,但是多是有勇無謀。索羅斯曾經兩次狙擊俄羅斯的金融,俄羅斯基本上是要完蛋了,但是誰能想到在最后關頭,它直接賴皮,不認賬了(借的債務什么的我就是不還,你能拿我怎么滴?)。

      不是說開地圖炮哈,咱們有一說一,這些地方的整體氣象,就很有問題,沒有艱苦奮斗、穩扎穩打的那種心態,長遠來看,沒多大希望。

      美國人其實是挺講求奮斗的,他們的中產階級,活得很壓抑,是因為他們乃是勞心勞力撐起美國的頂梁柱,必然很累;中日韓就更不用說了,都996、過勞死了。

      所以,國家和人是一樣的,甚至比人還要勵志一點:愛拼,才會贏;愛拼,還真就會贏。

      05

      1124年,英國國王亨利一世緊急召集100名皇家指定的“貨幣兌換人”進宮議事。

      國王很生氣,因為最近英鎊貶值地厲害。他懷疑這些人不盡職,甚至和敵國之間有合謀的嫌疑。

      最后,到會的所有兌換人——除了少數幾個幸運兒被砍掉了右手——其余的,全部被咔嚓一刀,切掉了小JJ。

      國王的生氣有道理嗎?本國貨幣貶值真的是大大的壞事嗎?

      前面咱們講到,中國儲備大量外匯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希望能通過一些操作,讓人民幣維持低幣值,甚至貶值的境地,這又是什么道理呢?

      究竟是升值好,還是貶值好呢?

      其實,升值也好,貶值也罷,長遠來看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個國家強不強。

      什么是經濟強國?把我上面講的,國家層面和國際層面結合起來,可以說,所謂的“強國”,就是在國際層面處于比較上層的位置,在國內又能有比較好的艱苦奮斗的精神。

      對于這些國家來說,不管是貨幣貶值也好,或者貨幣升值也好,長遠來看,都是好事。

      貨幣貶值了,那么自己的商品便宜了,這有利于自己的商品出口;貨幣升值了,那么別國的資產就便宜了,又有利于去國外購買優質資產、高新科技,最后促進國內的發展。

      再拿進出口來說,一個國家的出口總是大于進口,說明這個國家是在靠賣東西積累財富,比如中國。但要是進口大于出口,是不是說明這個地方的財富正在流失,這個國家即將完蛋了呢?

      當然不是,只要這個國家屬于全球貿易中不可或缺的“消費者”角色,結果就不會那么差。

      拿美國來說,它從1980年開始,就一直處于進口高于出口的境地,貿易赤字一直在增大。

      對于某些國家,這是災難性的,比如希臘。

      而美國因為自己足夠強,即便借了很高的債務,但只要它的綜合國力牛逼、人民艱苦奮斗,以及在國際經濟大循環里始終處于最上層,那么,它的提前消費、過度消費,就都不是問題。

      06

      當然,這是中長期——時間放長遠了,經濟格局自然會顯現。

      短期來看,債務是有周期的,美國的債務也是,每隔幾年的時間,就有一輪對于債務的集中清算,或者利息的兌現。這跟你買套房子,定期還債是一個道理。在該償還債務的時候,你必然需要重新規劃你的資金,縮減消費,倒騰出錢應付債務。

      搞得不好,就會出現經濟衰退,也就是周期性的經濟危機。

      搞得好,債務繼續擴大,但當下的危機算是緩解了;或者是經濟發展勢頭好,抵消了一部分債務,進入下一輪循環。

      從債務的角度來看,世界變成了一個整體。

      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三個視角——從整體上看全球經濟。

      而如果把全世界看做是一個整體,亦即所謂的“人類經濟共同體”,那我們又將看到怎樣的世界經濟格局?

      其實和看一個國家、一個人是一樣的。

      就是要看我們這個世界,它有沒有潛力,它的精神是不是艱苦奮斗。

      整個世界如果是艱苦奮斗,那么不管我們今天有多少債務,或者還有多少沒解決的問題,在未來,我們仍然是有希望的。

      比如說,今天全球的債務已經達到了250萬億美元,是全球GDP的3倍。(2018年,全球GDP大概是85萬億美元)

      但如果咱們是把這些債務都用在了投資、發展上,那么債務的循環,每次就都能很好地解決。就像你貸款買房子,每個月要還款,但是每個月都能還上,那么你就不會有危機。為啥你每個月都能還上?因為你工作穩定、艱苦奮斗唄!

      所以,世界經濟爆發危機之時,就是世界人民都變懶的時候。

      考慮到債務主體無非是美國、日本、中國、歐盟,因此,當這些地方的人開始變懶的時候,就是經濟出現危機之時。

      當然,世界經濟的健康,也不完全取決于“生產者”。

      你好好工作了,但是你公司突然賣不出去東西而倒閉了,那你也還不上錢。所以消費生產者產品的“消費者”也很重要。

      也就是每個國家,都要在世界經濟循環里找準自己的位置。美國雖然喜歡舉債消費,但我們這個世界,也確實需要這么個角色。

      在這種生產與消費的對稱里,世界經濟的發展并不協調,有富得流油的,也有窮的家徒四壁的。

      而且這種貧與富還呈現出一種,我們熟悉的“階層固化”的樣子。

      這就是世界經濟的“南北問題”。

      具體來說,就是處于熱帶或者亞熱帶的南方國家,為處于溫帶以上的北方發達國家提供原材料、資源。最后北方國家變富了,但是南方國家不僅還是那么窮,甚至自己的環境也被破壞了,污染也嚴重了……

      南方國家的之所以有這些問題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被北方國家給殖民過,有著殖民者為一等人,被殖民者為二等人的歷史。

      最后,即便殖民已經結束,也大都留下了一個階層分明的、“權貴經濟”的政治格局。

      這種格局里,經濟自然很難健康發展。

      不過,我們所處的世界,并非像國家一樣,擁有很強的統一性。

      所以我門上面分析國家的幾個標準,比如“頭腦”、“意志”這些,就不能用來觀察整個世界了。

      世界的潛力,只取決于一樣,那就是人和人需求的資源之間,是否是合理分配的。

      這其實就是經濟學的定義:資源的合理配置。

      ——如果整個世界的資源,都配置地很好,那我們這個世界,就是有效率的。有效率,就有潛力,就很健康。

      不過這個實在太抽象太高大上了,沒啥意思,咱們還是就此打住吧~~~

      07

      好啦,說了這么多,現在做一個大總結。

      對于“如何看懂世界經濟格局?”這個問題,我這里一共介紹了三種視角。

      第一個是識別世界的經濟發展模式。這個模式是一個嵌套的結構,外面是一個經濟大循環,包括了最高層的規則制定者、第二層的金融服務提供者、第三層的打工者和最低層的原材料提供者。這4層各司其職,經濟自然就可以循環運作。然后每個地區也有自己的經濟循環,但是美國作為全球霸主,對這些地區性的循環系統多有打擊,因為最高層的規則制定者,只能有一個。

      第二個是如何分析單個國家。國家和人其實是一樣的,要艱苦奮斗、強壯體質,有很好的頭腦,且意志也要堅定。這樣才能建立堅實的工業基礎,與完善的經濟體系,從而抵抗住規則制定者的打擊,也不會淪為世界經濟中的最底層。

      第三個,是把世界經濟看作是一個整體。這種視角和看一個國家,乃至于看一個人差不多,都是看它有沒有艱苦奮斗的精神。我們頂著巨量的債務在行動,但只要我們不懶,這個債務也不會最終摧垮我們。

      最后,我提到了世界經濟中的貧富差異——南北問題。

      其實,因為整個世界都實行的是“資本主義”,所以它必然會導致這種情況,也就是階層差異、強國對弱國的盤剝。

      我們走過的苦路,是我們在歷史進程中,必然會經歷的。放在世界經濟里,就是我們現在還處于生產者的位置,還在為世界打工。

      微觀說,美國程序員為啥輕松?法國人德國人有什么資本閑適?

      其實都因為:在宏觀上,他們所在的國家,在世界經濟循環里的位置,比我們好。

      來源: 羅文益

     

    特別聲明:本文為天眼自媒體平臺“天眼號”作者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觀點。天眼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。

    熱點資訊

    人民幣/CNY

    • 人民幣/CNY
    • 美元/USD
    • 英鎊/GBP
    • 歐元/EUR
    • 日元/JPY

    美元/USD

    • 人民幣/CNY
    • 美元/USD
    • 英鎊/GBP
    • 歐元/EUR
    • 日元/JPY
    當前匯率  :
    --
    請輸入金額
    人民幣
    可兌換金額
    -- 美元
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    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    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
    排列3开奖结果